雅书阁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986|回复: 0
收起左侧

[奇幻] 《放下那个汉子》(连载中,更新至246)作者:凌舞水袖 TXT下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2-26 09:59: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46 中间关系
演员为了拍戏其实也是蛮拼的。; .

    让打就打、让摔就摔。冬天拍夏天戏时候要一身短打,冻得要死不活不说,还得吃冰块降低口腔温度免得说话呵出雾气来。夏天拍冬天也是痛苦,一身棉衣羽绒裹在3、40度气温下简直跟进蒸笼没什么两样。

    要不然演员压力怎么来的?除了被大众和媒体封锁追踪的精神压力以外,还有一部分当然就是来源于工作中的身体重负。

    比如说眼前这个预定将要整死霜哥角色的女配,其人原本是拍校园剧的青春偶像出身,最痛苦的经验也不过就是一些校园欺辱戏码,比如说被人绊倒摔跤或是从楼梯上滚下去……这些也就算了,危险动作毕竟还有替身,女配妹妹柔弱装死就行。

    可是骑马……

    她从小到大体育都没及格过,小跑也能平地摔的悲哀不是尔等凡夫俗子想懂就能懂的好吗!……呆萌尼玛啊!有本事你摔个鼻青脸肿再来看看有没有力气卖萌?!

    为了转战大荧屏,也为了摘掉头上清纯玉女也即无脑演员光环,本来以为只要来宫斗的女配不得不视死如归骑上战马……尼玛亏她还以为王宫后院的角色没有什么危险度来着,谁知道这2b角色居然在婚前会有私奔这么场戏?!

    简直不能更虐心!!

    女配在马上战战兢兢,其实马下的人压力更大。

    演员遇上难拍场景的情况多了,一般能替身的就替身,实在替不了的时候摆个花架子,反正也不用你真的能力顶千斤,对戏角色会自己在该摔的时候摔下去的。哪怕一巴掌实际只能打死只苍蝇,人也照样吐口淋漓鲜血给你看……

    可是你连花架子都摆不了的话,那就太过分了吧!

    叶霜顺着场务示意方向看过去的时候,瞧见的正好就是小女配在马上东倒西歪一副随时会坠马的样子。

    而她周围人也是捏了一把冷汗。生怕现场发生什么意外事故会兜不过来。

    如果到现在为止大家还只是略感紧张的话,在小场务惊“咦”一声之后就变成了惊恐,因为小场务失声暴露出了一个巨大伏笔:“她怎么骑上那匹了?那匹是一会儿要拍惊马戏的烈马啊!”

    “!!!”

    你说神马?!

    听到场务失声惊叫内容的人都惊呆了。

    叶霜顺嘴恍然:“难怪我看着马匹身上肌肉群那么发达,你们从赛马场还是赌场弄来的吧?”

    场务崩溃想哭,顾不上回答叶霜,赶紧飞奔过去找人帮忙了,希望能在烈马发飙前把女配从上面弄下来。

    可是偏偏最不想发生什么就来什么,就在场务刚刚找到剧组的驯马师,还没来得及挽救恶劣局势的时候,早被女配各种不专业动作给弄得不舒服的烈马也终于忍无可忍。在原地开始烦躁的转圈,蹄子不耐烦的磨踹着地面,喷出重重的响鼻声。

    场务刚跟驯马师说完情况就看见这一幕,顿时吓了一跳,而后看见驯马师飞快赶过去同时拼命安慰自己:“没事的,还好马是在栏子里,应该……”

    话没说完,比场务想象中还要凶猛的烈马已经扬蹄踹开栏门,载着女配撒蹄狂奔而出。

    女配尖叫:“啊啊啊!——”

    场务惊悚:“!!!”

    众:“……”

    叶霜揉揉眼睛有些诧异:“韩哥。刚才我是不是看错了?那么危险的烈马居然没锁栏门?”

    拍摄现场那么多贵重机器和零碎道具的,脾气温和的马匹也就算了,这种脾气特意训得躁烈的,万一不小心放出来就很可能把剧组家当都给砸烂……这些人的心也未免太大了。这么重要事情都能不注意?

    “……”韩初轻咳一声:“我想应该不是大家的过失,而是这个艺人进去准备练马的时候顺道打开的。”

    毕竟人家练马总要把马骑出去才算的嘛。就算不是这样,那她进去牵马上马总不可能是翻栏杆?

    所以既然女配人已经在里面了,栏杆门是谁打开的也就不难猜测了。这么说起来的话。现在的状况其实并不是剧组的责……不对!现在不是应该讨论这种事情的时候!

    韩初拽回差点被叶霜带歪的思路,左右看了看,别说剧组人都被这尖叫声吸引过来并下意识的抱着器材躲开。就连专业的驯马师也条件反射从直冲变成了侧跑——好吓人的!这马和他险些是直面冲撞啊!

    不赶紧把情况控制下来的话,接下来搞不好会出人命。

    韩初迅速的判断完了眼下的形势,咬牙“啧”了声后袖口一解,就想要转身去再拉出一匹马来追上前方的奔马……他倒不是不记得第一次和叶霜在马场见面时的情景,但相马和驯马毕竟是两码事。再说一般情况也就算了,现在这种可能会有人身威胁的时候,是个纯爷儿们都不可能淡定对身边女伴说“你去把事情搞定了”……哪怕那个女伴再彪悍也是一样。

    可是韩初有风度不代表叶霜就真会袖手旁观了。

    于是就在韩初刚刚转身还没来得及走开的时候,忽然就感觉身边有一条人影飞快的蹿了出去,紧接着当他诧异回头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就见到一身披坚执锐、英姿飒爽的俊美“将军”已经以完全不合常理的速度追赶上了前方的惊马。

    以人的脚力想要赶上奔马的速度,这一幕显然是狠狠挑战了剧组人的认知。每个注意到这一幕的人都被吓到了,之前的惊恐还没消失就转变成为了惊悚,倒抽冷气声此起彼伏,甚至还有几个难以相信的揉了揉眼睛。

    当然激动的人也有,这一部分围观党还没有意识到其中不合常理之处,动作一致的揪衣领的揪衣领,抓道具的抓道具,手指骨关节攥得泛白,脸上却激动的通红。几乎是屏息看着眼前一幕,仿佛奥运赛观众席上正看着竞争激烈的比赛一样。

    女配被吓得挂在马身上死死抱着马脖子,只希望自己不要被甩下去摔得面目全非就好。正心惊胆战的时候就看见一个人从马下超车跑到自己前面去了。

    还不等她混沌的大脑中明白过来眼下的情况,紧接着下意识抬头追着那个身影看去的时候,就见英武俊美的男子自前方回身执剑一笑,解开披风扬上半空同时,矮身就地向马蹄下一滚。

    此起彼伏的惊恐尖叫声中,马匹痛苦嘶鸣着向地面轰然倒下,和马腿碰撞了一下的道具宝剑瞬间崩断成两半。而原本大家以为会被踏成肉泥的叶霜却安然无恙,甚至身手敏捷的抬臂接住了从马身上一起摔下的女配。不见怎么用力就拧腰旋身把女配反抱进了怀中,一个纵身带人撤出了马匹摔落的位置。

    全场寂静。

    “斩、斩马刀!!”

    有激动的群众认出了这一招,兴奋到变调的声音打破了沉默气氛。

    然后下一秒他就被拍了:“斩个屁啊!那明明是剑,还是道具剑!”

    这边人说着话的时候,其他人也纷纷回神,然后反应过来忙不迭的一窝蜂涌了上去。

    就连韩初都跟着大流去看了一下情况。

    惊魂未定的女配被叶霜放下地面,双脚重新脚踏实地之后也仍颤抖的抓着叶霜铠甲不放。等她助理冲过来焦急询问情况的时候,后知后觉的才突然飙泪,“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于是又是一片混乱。

    “叶哥。叶哥!刚才那招真帅,在哪学的?”

    “练多久了啊?叶哥该不会是什么什么传人?”

    “吓死人了!下次还是让驯马师去啊,真是差一点就心脏病。”

    “刚才那是斩马刀吧?跟xx片子里的简直一模一样啊!当初还以为是扯蛋来着,没想到这招真是往马蹄下面冲的?”

    “噓!导演跟xx是老伙伴。小心他告状……”

    大群人满脸通红把叶霜围在中央,一个个眼睛都是闪闪发光仿佛在瞻仰奇迹。就连周导演都没顾上叱责刚才语出不敬的小演员,发现宝藏般在人群外搓手跺脚的转了一圈又一圈……

    加戏!必须要加戏!!

    不行!这将军就是个龙套,不能抢镜头……可是真的好帅啊。要不就加一场?!

    不行!剧本都已经排好了,加上戏主次就不清楚了,到时候主线混乱拉低全片水准……可是真的好潇洒啊。要不就加一场?!

    不行!这是电影不是电视剧,一场戏带来的变动太大了,而且片长增加卖价也会增加,以后会不好卖……可是真的好可惜啊,要不就加一场?!……

    编剧死死盯着周导,生怕这人突然暴走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来。

    他也觉得叶霜这身手不拍下来实在可惜,但这部片子没了还可以有下次机会嘛,没必要在这种时候拿影片开玩笑。

    比如说有些影帝能演痴情小生也能演烈性男儿,你总不能因为可惜了对方的才能无法完全发挥就乱拍一部大杂烩吧!

    所以说必须克制,克制!……咦?不对!听说这个叶霜不是圈里人,好多人找他约片连个面见都捞不到……那么说就是有今天没明天,走过路过错过就没了??

    ……要、要不然就只加一场?

    两个剧组主要大佬都落到一边去和理智做斗争去了,而叶霜仍在一边接受大家的热情围观。

    最初霜哥出名归出名,但主要还是那张俊美绝色的面孔所带来的关注。娱乐圈里帅到这份上的人还没有过,但是皮相毕竟无法长久,在没有其他内涵持续刺激人们的兴奋点后,过去的时间长了,即使大家心里还是记得那张脸所带来的震撼,但也就仅限于纯欣赏而不再有其他疯狂追捧的动作了。

    后来知道这人演戏居然也不错,和洛天王对戏也丝毫不落下风,于是粉丝热情们再度爆发了一回。但对于娱乐圈的人来说还是没有太多影响,毕竟他们原本也不知道叶霜是个什么人,也许人家性格正好和角色设定重叠呢?

    直到这回叶霜突然出手,顿时给大家带来的信息量就大了。

    每个天朝人心中都有隐藏的武侠情结,这一点是由传统文化背景所决定的。

    不管你平常是否爱好这一类的书籍和影视作品,但如果在现实中亲眼看到了一个高手存在的话。此时人们心中所产生的向往也远远不是其他才能带来的震撼所能比拟的。

    ……长得帅、演技好,又能打!

    现场的一二三线明星们几乎都要全部化身成为粉丝,就连洛铭辛也忍不住在人群外纠结了一把。

    尤其是刚刚被英雄救美的那个美,哪怕人家正哭得可怜凄惨也没能引起半分同情,反而大家看她眼神都充满了嫉妒。

    韩初尝试了一下,发现实在无法破开群众的包围圈后,只能将爱莫能助目光默默投向人群中的叶霜。

    叶霜抬眼看见这一幕,挑眉一笑,对众人客气感谢厚爱:“我以前学过一些赛马……嗯,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技巧……好的。谢谢大家,我想和我朋友说些事情,大家不用继续拍戏吗?”

    终于反应过来还在拍摄中的导演来轰人了,群众虽然热情也毕竟是有身份的,热血上头的时候一激动倒不觉得,现在冷静下来后再要围着一个龙套发花痴就太丢人了。

    拍完戏后大家可以再一起私下吃个饭嘛!

    于是众人终于散去,叶霜也终于得到喘息机会,走回来和韩初边说话边向外离开。

    “不用等拍戏了?”韩初瞥了一眼重新开工的剧组问。

    “嗯,女配都那样了。她上不了场当然也就没我上去的份,估计今天这场得延后。”叶霜顺口回答同时,一边将身上的道具铠甲也解了下来,路过剧务时候边交还衣服边温和抱歉:“不好意思。那把剑被我弄坏了,要不要重新准备别的?”

    “没没没关系。”剧务也是隐藏的武侠迷,见到半分钟前新晋升为自己精神偶像的叶霜如此客气和他说话,顿时整个人都激动得飘渺了。语无伦次答:“我我今天就去拿502把它粘上,再打磨一下就行。”说完似乎还有些歉疚的样子,似乎偶像拿了这样粗糙的道具让他很是愧疚:“剧组经费不足。要的东西太多了,没来得及给您找把好剑……”

    叶霜随口安抚剧务几句,顺便又被要走一个签名,而后才去和欲言又止的周导打了声招呼,提前离开剧组。

    取车上车,叶霜舒展了一下肩背,长松一口气:“演员确实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情。上好妆穿了衣服就要等上戏,我今天说来只有几个镜头,但刚才就站了一上午……要不是惊马的事情话,没准儿还要再站一两小时。”

    “看来你没什么兴趣?”韩初发动车子,打方向盘滑出车位开向外面马路:“那就糟糕了,我刚才看周导似乎还有给你加戏的意思。”

    “那我只好破财请客了。”叶霜笑:“反正和周导之前也合作过一回,他知道我就是来玩票的……不说这个了,还是说说夏承的事情吧。”

    韩初点点头,依旧目视前方没有转过视线来:“我从墨老那边听说了一些消息,夏承是上个月才突然活跃在魔都传媒圈子里的。后来传出的消息说是香江那边的传媒巨头员工……这些都是外面也知道的事情,就不用多说了,但是关键在于夏承和墨老板认识的经过。”

    认真说起来的话,魔都拉皮条最专业的人是非鱼姐莫属了。这倒不是全然的贬义词,虽然对方也卖些明星皮肉,但是不管是什么手段吧,大家最起码都是承认鱼姐的消息面和人际网的。

    所以外地有投资商想要入驻魔都的娱乐圈分一杯羹话,用句通俗话说,一般都会选择先去拜下鱼姐的码头。

    一来是鱼姐的关系铺得够广,不用多么高的门槛也能听说到,并且不用太大代价就能见到她。

    二来当然就是对方上下打点拉拢得周到,对于一个新入圈的势力来说,不管是想办什么事情都能方便得许多。

    比如现在包养鱼姐的香江老板和妙艺传媒的合作就是如此,正是因为鱼姐在其中穿针引线,所以才有了香江人迅速驻扎生根,并且和妙艺在最短时间内谈妥合作事宜的结果。

    可是夏承却并不如此。

    夏承和墨老板的认识是走了熟人的后门,而且这个熟人还是叶霜也认识却完全没有想到的人。

    “我记得墨小夏和你的私交也是不错的吧。”韩初淡定的丢出一颗对叶霜来说威力巨大的炸弹:“夏承的老板正在追求墨小夏,听说是拍广告的时候在香江认识的……而夏承到魔都来,认识墨老板,甚至能够第一次见面就入资《士族门阀》,这其中也有那小公子的推动和墨小夏的面子在里面。”

    “怎么样?你决定下一步如何做?”韩初问。(未完待续。。)
雅书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联系我们|雅书阁

GMT+8, 2019-11-23 06:58 , Processed in 0.037648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